快捷链接

多名交警在事发现场进行交通疏导 当前位置 : 主页 > 亚麻布 >

多名交警在事发现场进行交通疏导

来源:http://www.lms1982.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20-01-23 15:38 浏览 :

月初,京通快速分公司已经联系相关部门完成了四惠桥维修和换梁,相关部门已经先行垫付了维修资金。

虽然交管部门第一时间通过各种媒体发布了东三环的这一事故消息,并呼吁司机们选择其他道路通行,但是,依然还是有更多的车辆源源不断地涌向东三环,然后发现自己被彻底夹在中间,无法再选择其他道路通行。

对于“为什么交警不能先把主路入口封闭,让后面那些不知前方实情的司机有机会选择其他道路?”的质疑,一位一线民警告诉记者,这样的方法并不是正确的选择。“这就好比水是装在瓶子里,还是撒到路上。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究竟是条状拥堵好,还是片状拥堵好?毫无疑问,片状拥堵更可怕。”交警表示,如果把主路封闭,把车辆全都赶到辅路去,所造成的交通拥堵就不仅仅是东三环了。和东三环相连接的各个交通联络线都会出现问题。

多名交警在事发现场进行交通疏导,事发大货车已经不在现场,大部分散落的钢架也被移至最外侧车道处,南向北四条车道中的一条车道已经清理完毕,可供车辆行驶,但其余车道依然散落着不少钢架。在隔离带内有一辆吊车和一辆货车,吊车将钢架逐个从地面吊至货车上。15点左右,路面散落的钢架被清理干净,交通基本恢复正常。

据北京市城市道路管理养护中心介绍,团结湖公园西门附近的天桥名字为京广桥北天桥。事故发生后,养护人员到现场查看。经对京广桥北天桥被撞部位现场查看,现初步判断无需对该梁体进行支护,对梁体所对应桥面部位做好维护即可。待夜间进一步深入检测后,再根据结果制定维修方案。

尽管恢复了两条车道,但东三环依然堵到将近15点左右。为什么一个不算复杂的交通事故却造成东三环长时间拥堵?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尽管近年来由于对超高超限车辆的限制,车辆卡桥事件已经有所减少,但每年仍有车辆违反限高撞击桥梁的事情发生。对此养护部门主要采取加装限高门架和反光标识的方法提醒过往司机。

目前,低于4.2米的桥梁,无论是立交桥还是人行天桥都会尽量加装限高门架。本次京广桥北天桥由于高于4.2米,所以按照要求没有安装限高门架。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其实真正影响清障速度的原因是交管局根本就没有清理这种重型货车所必备的板车和吊车。“一直以来,重型货车在市区内出现事故的几率非常小,一般都是在远郊区县或者高速公路上,所以市区内吊车的使用概率并不高。目前交管局只有小型清障拖车,这样的车处理市区内的小型客车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付重型货车就无能为力了。”

目前,已做好被撞天桥维护工作,并于夜间组织设计、检测单位做好检测工作。待检测结果出了之后,才能确定最终的养护方案。

近年来,限高门架对防止车辆撞桥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即使车辆因为超高要撞桥,也会先撞倒限高门架。限高门架起到了缓冲作用,避免和桥梁硬碰硬撞击。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尽管卡桥事件减少了,但撞击限高门架的事件每年都在百起左右。根据城市道路养护中心的统计,2012年撞击限高门架197起,2013年撞击限高门架200起,2014年撞击限高门架171起。

这位交警表示,钢架结构的货物都有几吨重,先别说需要多少人力,就说这样生拉硬拽就会对路面造成很大的损伤,后果可能会比堵车更严重。对于网友提出的“车辆本身并无故障,为何不能自行开到不影响交通的位置?”的问题,该交警表示,就算车辆能开动,也不能开。因为车上还有货物,如果开动,货物散落砸伤路面会造成更大的破坏。

最近一段时间,重型货车在市区内频频“闯祸”。但是,由于交管部门并不负责清障工作,只负责协调工作和现场维护工作,没有专业的救援队伍。因此,在事故发生后,无法保证在尽量短的时间内疏导交通。

昨天凌晨5时30分左右,一辆货车在东三环京广桥由南向北方向行驶时,因车上货物超高,在团结湖公园西门附近与过街天桥相撞,车上装载的大型钢架散落一地,使路面完全被封堵,造成东三环严重拥堵。直至15时左右,路面铁架才被全部移除,交通恢复畅通。

据京通快速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刚刚得到了交管部门的责任认定书,判定大货车全责,但公司一直无法和肇事司机联系上。

今年5月28日,四惠桥被大货车撞坏,桥梁所属产权单位京通快速路分公司目前仍没有联系到肇事方进行赔偿。

在施工过程中,只有两条车道的宽度供一辆吊车和一辆货车停靠,两侧分别为路过车辆和隔离带树木,吊车和货车距离较近,钢架体积也较大。空间限制导致吊运散落钢架极为不便,清理作业进展相对缓慢。一名现场处理事故的辅警称,京广桥附近东三环路段车流量非常大,没有足够空间供吊车作业,致使清理工作从早上一直持续到15点。

“我见识了什么叫‘天女散钢铁’。”一位车主在网上称,昨天凌晨5点多他驾驶白色客车驶上东三环主路,前方正好有一辆大型红色货车,货车顶端突然剐蹭到过街天桥底部,其运载的钢架瞬间“飞”了下来。这位车主急忙踩刹车向右躲避,一个掉落的钢架砸在了车头位置。“要是我不躲,那钢架没准就插进车内了。”

该交警表示,车辆所装载的货物都是钢架结构,必须使用吊车才能搬离。但是,因为车上货物散落在地面上的面积较大,吊车到了现场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因为,吊车有4个腿,合理安置需要考虑工作半径,如果超过工作半径,多出一米就会减少10吨的承载重量。所以,当时的路面情况给吊车的救援工作带来很大的麻烦。

而一旦在市区道路上发生这样的重型货车事故,就只能由各事故的管片大队出面与社会救援机构和附近施工工地协调板车和吊车。但是,由于租用救援车辆的费用都需要由司机所在的单位负责,所以谈价格是个颇为波折的过程。“一般情况下,交警必须去协调价格最便宜的吊车,而价格便宜的吊车一般都距离市区很远,所以救援时间根本没法保证。但是毕竟这样的事故发生几率还是相对较少,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人真正去考虑该如何应对。”业内人士表示。

昨天凌晨5时许,驾驶员杨某驾驶重型半挂牵引车(北京洪山运输部),由南向北行至朝阳区东三环中路京广桥北人行过街天桥处,车上所载钢架与过街天桥接触后,钢架从车上掉落,与由南向北行驶的一辆小客车左前风挡玻璃接触,导致小客车上两名乘车人受伤。杨某车上所载物体散落在地,造成东三环主路京广桥北处南向北拥堵。事故发生后,朝阳交通支队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处置,主路交通恢复两条车道通行。

如果交管部门不负责,那么究竟该由谁来负责保证救援时间最大限度地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只依赖社会上的救援组织并不理想,因为毕竟鱼龙混杂,队伍的专业素质也参差不齐。“试想,如果政府部门能够设立一个专门的救援队伍,不仅对事故处理方式有自己的一套经验,而且救援车辆齐备,不存在砍价问题,事故处理起来就会又快又好。”

昨天下午2点左右,事发现场依然未清理完毕,团结湖公园门口的人行天桥下方可见明显碰撞痕迹,多个交通隔离桩摆在天桥上,将行人与碰撞区域隔开。

据记者了解,在高速路上发生的重型货车事故的清障工作是由高速路本身的路权单位负责的,他们自己都有专门的清障队伍,不需要交管部门负责。

京通快速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考虑到索赔困难,在维修费用评估确认后,会考虑走司法途径解决追责问题。文/本报记者 杨柳 杨琳 刘珜

上一篇:她说 下一篇:没有了